手机电子书 » 其他小说 »大明:老朱,咱说好的不急眼!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谢家谢老

第五百二十三章 谢家谢老

文/南边不亮北边亮
    温州府府衙。
    “伯爷,府丞大人是好人,您得救救她!”
    小六跪在苏璟的面前,相当的着急。
    知府孟松和府丞赵荣臻被收监的消息,迅速的在温州府内传开。
    这府衙内,自然也是人心惶惶。
    小六却是个例外,他没有畏畏缩缩,反倒是直接找上了苏璟,目的么,自然是帮着赵荣臻求情。
    “先起来吧,小六。”
    苏璟淡淡道:“有些事情,不是我能决定的,不过你可以放心,我不会污蔑任何一个人。”
    事情的真相,其实赵荣臻公审的时候,并没有藏着掖着,也没有避讳府衙内的其他人。
    赵荣臻曾经做过的错事,府衙上下的吏员小厮们,也都算是知道了一些。
    所以,苏璟没解释那么多,只是回了这么一句。
    小六依旧跪倒在地,哀求道:“伯爷,府丞大人或许曾经做了错事,但府丞真的为咱们温州府做了很多,希望伯爷能看下府丞大人的功劳上,能够饶恕一些,小六在这给您磕头了!”
    说着,小六连连对着苏璟磕头,一点也没收着,头撞在地板上是砰砰响。
    “快起来!”
    苏璟厉声道:“小六,国有国法,赵荣臻的罪行自然有大明律法来裁决,你这是做什么,现在你让我饶过赵荣臻,那其他人怎么办?是不是孟松也要宽恕?”
    虽然他在情理上可以理解小六的想法和做法,但苏璟不能答应。
    这种事情,不能开这个头。
    小六并未辩驳什么,将头磕完之后,这才离开。
    “唉~”
    苏璟看着小六离开,不由的叹了口气。
    赵荣臻这样的人,还真是很难去界定他的好坏,这样的局面,矛盾却又真实。
    单纯的坏蛋或许有不少,但单纯的好人绝对是凤毛麟角。
    “苏师,麻烦您了,既要处理温州府的公务,还得应付这些人。”
    朱标那边的事情处理完了,也是立刻就来到了苏璟这里。
    苏璟笑笑道:“都是些小事罢了,根本不值一提。倒是太子那边,都审问的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朱标立刻回答道:“没什么意外,所有的事情,孟松都供认不讳,还有他的那个妻弟张如清,也都是如数交待了。”
    “只不过,对于这个赵荣臻,学生还在考虑怎么处理。”
    惩治贪官,朱标那是早有经验了,十分的轻车熟路。
    不过对于赵荣臻这般复杂的官员,朱标还是很纠结的。
    苏璟并不意外,淡淡道:“是不是想起了马致远了。”
    “苏师果真是神机妙算,学生的确想起了马致远,明明是一个好官,最后落得的却是一个凄惨的下场。”
    朱标神色郁结,显然对于马致远的事情,依旧是心有遗憾。
    当时他和苏璟一起,全盘的调查清楚了马致远的事情。
    最后因为牵扯到的人关系太大,处理了,却也没有根除。
    现在眼前又多了一个赵荣臻,朱标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。
    “太子,作为你的老师,我希望你知人善用,成为一个明君,赵荣臻这样的人是人才,自然是留着作用更大。但作为大明的百姓,若是就此放过,那恐怕对于大明律法是一种损毁,我只会不信任大明律法。”
    苏璟可没有给出什么处理方案,而是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    而这,正也是朱标纠结的问题。
    “学生不知道,杀了赵荣臻实在可惜,大明初创,本就亟需人才,他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人,学生的确是有心饶恕。但同时,学生也清楚律法森严,若是随意就开了口子,怕是日后难以称为律法。”
    朱标无比纠结的说道。
    “谢老求见!”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位老者的求见打断了苏璟和朱标的对话。
    谢老?
    朱标一脸懵,不知道是谁。
    倒是苏璟立刻朝着小厮问道:“是谢家的那位谢老吗?”
    “回禀仁远伯,正是此人。”
    小厮当即回答道。
    苏璟立刻道:“立刻请他过来!”
    小厮得令,马上下去了。
    朱标闻言道:“苏师,这位谢老是什么人?”
    苏璟说道:“谢家乃是这温州府的大世家,颇有名望,而这位谢老便是其家中族老,现在前来,想必应该是与孟松或者赵荣臻有关。”
    温州府的大事就这么一件,之前谢家的人一直不来,现在来便只有这个可能。
    朱标立刻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那学生便与苏师一起见见这个谢老。”
    很快,一个老者便来到了苏璟的面前。
    一眼过去,须发皆白,脸上皱纹遍布,但双目炯炯有神。
    “老朽见过仁远伯,见过太子殿下!”
    谢老朝着两人下跪行礼道。
    苏璟当即走上前去,将其搀扶起来:“谢老不必如此,您已经已经有八十了吧,怎敢受此大礼。”
    朱标亦是附和道:“我大明想来敬老,谢老随意些便可。”
    谢老缓缓起身:“多谢太子殿下,多谢仁远伯体谅,既然如此,老夫便放肆一回。”
    虽然苏璟和朱标都是第一次见这位谢老,不过苏璟还是稍稍了解过一些。
    谢家在这温州府,已经矗立了快六十年了,也就是说,故元时候谢家便已经颇具声望。
    整个温州府的百姓,或多或少,都受过谢家的恩惠。
    这等威望,即便是温州府朝廷都难以相比。
    “谢老说的什么话,我与太子皆是晚辈,您老有什么说什么就是,不论是什么,我们都听着。”
    苏璟立刻道。
    谢老看了一眼苏璟,又看向了一旁的朱标:“仁远伯,你这话当真?”
    他这意思很简单,这里毕竟有太子在这,你一个伯爵固然尊贵,却也不是能够做主的人。
    “谢老放心,苏师说的意思便是我的意思。”
    朱标直接给了苏璟一波最坚挺的后援。
    听到这话,谢老明显露出了一抹异色。
    苏璟这个仁远伯,太子师,竟然有这般地位。
    虽然苏璟和朱标来的这些日子,谢老从未来过府衙,但消息还是听说了一些的。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