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子书 » 其他小说 »大明:老朱,咱说好的不急眼!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瑞雪兆丰年,融化和导热!

第二百二十四章 瑞雪兆丰年,融化和导热!

文/南边不亮北边亮
    “苏师,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朱标小跑过来,相当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璟点点头道:“没错,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这高碳钢的强度,比起正常的铸铁,强上了太多。

    朱标从苏璟的手里拿过钢管,刚才的爆炸他是看的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之前的火铳试射,几乎等同于炸膛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这根钢管,竟然没什么变化,明明厚度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苏师,您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朱标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璟拿起一把黑色的石墨黏土道:“很简单,就是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墨泥?”

    朱标疑惑,虽然此前他就知道苏璟寻找石墨矿是为了炼出更高强度的铁来,但具体是什么原理,他还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璟笑着说道:“没错,石墨的主要成分是碳,炼铁的过程中,加入碳,可以增加其强度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具体的比例,为师还得再仔细试验。”

    苏璟并没有止步于此,虽然刚才的爆炸实验很成功,但钢管还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高碳钢强度高,不过耐震性就稍差了。

    而火器在使用过程中,爆炸就会产生剧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所以,这仅仅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“学生明白了,那苏师还要在莱州府呆上一段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朱标说道。

    苏璟点点头道:“没错,看这情况,今年的年关,大概是赶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大雪已经开始下了起来,温度也不断的降低。

    这时候赶路回去,勉强可行,再过几天,怕是马都走不动道了。

    所以苏璟的打算是,干脆在这莱州府过冬。

    等明年开春,天气转暖了,再回去。

    反正回了溧水县,也是一个过年,没必要冒险。

    上辈子苏璟还是在山东过过冬的,老冷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赶个马车提溜的回去,怕是会冻死在半道上。

   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大不了明年再回。

    朱标稍稍沉默,苏璟看了一眼朱标道:“怎么,想家了?”

    朱标摇头道:“没有,能和苏师在一起,在哪里过年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璟笑笑道:“等明年开春,你就在家里多待一段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朱标跟着自己的时间已经相当长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听到苏璟这话,朱标脸色顿时变了。

    “苏师,您这是不教导学生了吗?”

    朱标十分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璟诧异的看向朱标道:“牛懿,你想什么呢,为师可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教导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多说,再学个三年是不过分的。”

    这光九年义务教育的内容,苏璟精简点教导,就差不多三年了。

    朱标的天赋没有朱橚那么夸张,但也不差。

    苏璟可不想半年就结束自己的教导。

    这可是培养大明的科学萌芽,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苏师太谦虚了,三年学生肯定学不完。”

    朱标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来了这么几天,还没给家里写过信吧,抓紧写一封报个平安,再过几年,怕是信就传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苏璟摸摸朱标的脑袋道。

    苏璟自己是孤身一人,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不过朱标现在已经没办法回家过年了,报平安还是要有的。

    “嗯,苏师,学生这就去写。”

    朱标立刻点头,转身回到屋里就开始写信了。

    青州府的事情,朱标全都有记录,比之贾绍祖还要更详细。

    朱标自然是要全部写上,还有苏璟试验新式炼钢法的进度以及成功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肥皂,朱标将制作方法和用途都写上了,因为制作很简单,就没带实物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此刻朱标手边的那一份唯物辩证法内容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苏璟整日在炼钢,而朱标则是思考着唯物辩证法。

    对于他而言,这东西有些太过于深奥了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,在这个封建王朝的时代背景下,这些东西,还太过于超前了。

    本身苏璟就是一知半解的将自身的理解灌输给了朱标。

    已经是经过一次稀释了。

    朱标自我的理解,又是一次稀释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好一会,决定还是暂时不将这些内容写到信里了。

    毕竟,这些东西,他自己连略知一二都没能达到。

    这一封信,朱标足足写了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至于送信,朱元璋是知道苏璟目的地的,莱州府早有人接应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莱州府驻军之中,沐英已经教导鸳鸯阵数日了。

    作为朱元璋的义子,又是一直在军队中磨练的沐英,也被许多将士所熟知。

    “这狼宪的用法,切忌单打独斗,阵型很重要,绝对不能乱。”

    沐英手握狼宪,将阵型摆好,朝着周围的一众军士边演示边讲解。

    军士们学的也很认真,因为他们清楚,这是对抗倭寇的。

    做做样子的话,那么明年就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。

    哪怕是天寒地冻,也没有一个人叫苦。

    这大明建国初期的军队,无论是哪个方面,都是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大雪纷纷落下,冬天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小院内,苏璟也罕见的没有炼钢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将各种含碳量的钢都炼了一遍,数据也都有了。

    在这里,他并未打算直接制作火铳。

    主要是明年一开春就回去了,没必要搞那么多设备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在这里租的院子,一直试验,爆炸不断,都被官军检查过好几次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快过年了,鞭炮很多,苏璟这边动静虽然大,但也没搞出什么危险来。

    “这天寒地冻的,真冷啊!”

    苏璟披上了马皇后送他的斗篷,其实就是朱元璋以前用的老斗篷。

    别看是老斗篷了,但马皇后缝补的很仔细,里面的棉花也是填的新的,防寒效果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