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子书 » 其他小说 »谪芳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八百四十八章 下气

第八百四十八章 下气

文/隨玉而安
谪芳 本章字数: 谪芳txt下载
    再看看眼前女子,会不会太澹定了些?

    难不成忠勇侯世子手上的崽子不是她家的?

    小娃儿都被丢进水里了,不慌不忙交代世子后,招招狠毒地却留了口气的打法,打得人家几次想寻死未果,才愿意将剩下一口气的人交给他们,这哪是正常父母会做的事儿?

    瞧着她柔弱无力地瘫软在船板上,仓皇的眸光死死盯着冰寒的湖面,看似手足无措的那一瞬他几乎就信了......

    方才那个迅疾如风,数度差点致人于死地的女子不是她!

    基于两国邦谊,也清楚这男人与承王与祈王交情匪浅,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凑上前去,硬着头皮关怀道:“下官已经安排擅水的兵勇下水打捞,世孙吉......”人天相。

    “别下去捣乱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能说完,沉稳澹定的嗓音已经打断了接下来奉承,礼部六品主事顿时结结巴巴地收起所有话语,怎就好心被雷噼了呢?

    下水帮忙找人还是捣乱了?一个没一岁的小娃儿,落到严寒的苍蓝江水里,没被淹死也会被冻死吧?

    承世子都已经下水超过半刻,别说人影没见着,连水花也没溅一个,世子夫人不让找人下水,心思也忒歹毒了些,谋害子嗣就算了,还要谋杀亲夫?

    真出什么事情谁来扛起责任?正想开口便又听得颜娧澹漠的嗓音缓缓警告。

    “碍着世子爷,乌纱帽不保只是小事,命保不保得着就两说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不下水添乱才是在帮忙!

    若是承昀那双眼睛也没能找着儿子的踪影,她还有谁能指望?

    一群人莫名其妙冲下水,小崽子只会玩得更疯,到时更找不着了,白露带娃儿的方式,就是这么地与众不同......

    她把附近庄子受过骨醉的初生婴孩全聚在初心湖,差点没把叶修的锦鲤池区给毁了,一群不会喊爹也不会叫娘崽子们,天天都泡在初心湖的温泉里,说是为将来适应玄铁甲得好好熟悉水性,包含絔儿与茴儿在内,所有的孩子玩得那叫一个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她知道初生的娃儿凫水的能力好得很,自然也没有阻止,只不过没想到他竟有被丢下苍蓝江的一日......

    这儿可不比初心湖啊!

    那小崽子竟然也玩得忒欢快,到现在脸都没露一个是怎样?

    人来疯到这种程度她也是醉了,当作爹爹下去找他玩捉迷藏吗?

    早年她都泡在苍蓝江水里的,怎会不知道冬日的江水有多冷,现在捞起来打一顿有用吗?

    收到搜救讯号的船只已渐渐靠来,几个早就准备好下水的兵勇,因为县令的阻止而面面相觑,不救人吗?

    正当船上众人都屏气凝神,盯着浮浪浅浅的苍蓝江水,直至颜娧所在的船身旁忽地冒出大量的气泡,终于从水面探出那飘如游云,矫若游龙的身影,周遭船只齐齐传来同声喝彩,颜娧也放下了提在嗓子眼里的忧心。

    男人手里抓着衣衫不整的孩子,借着船身提气飞离水面,冻得脸色苍白的小崽子,还没忘记开心地蹬着冷得发青的四肢,哪有冻着的样子?

    又气又好笑的颜娧,不禁怀疑到底生了怎样孩子,无奈之际又生怕真冻着两父子,也只得不停送上温热的内息去除寒气。

    苦等不到一家子上船的画坊也在此时缓缓靠近,于缨一见浑身湿透的儿子与孙儿,连忙吆喝着随从们赶紧准备洗漱用品。

    张主事也赶紧卸下身上御寒的氅衣,心里正愁着该不该问处理忠勇侯世子一事,就听得冷得没有一丝人气的嗓音嘱咐着。

    “暂不通知侯府,将人先送往锦戍卫的营地看管,别扰了帝后年节之喜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。”张主事一句话也不敢多说,大过年的谁敢扰了帝后的清静?将人送往锦戍卫关押,可见得承世子没打算善了。

    也是了,自家的崽子被丢进河里,佛都有火啊!就算忠勇侯府有通天本领,想找人也得等到来年。

    话毕,承昀没有多看一身伤的男子,头也不回地带着妻儿迅速飞离了官船,与此同时原订的烟火盛会已在江心逐步施放,吸引了多数来看戏的目光。

    仨人一落在颜娧的画坊,随侍们利索地扯下帷幔,杜绝所有探查的眸光,快速将船只驶离原处。

    着急的于缨见脸色发青的一家子什么也不敢多问,心急地将人全送进浴堂,在旁的承澈也是绷紧了神经,两老都不敢相信竟有人能对襁褓中的孩子下毒手。

    进到热气尚未完全充盈的浴堂,颜娧不敢贸然脱去父子的衣物,将两人迳直塞进澡盆里缓缓地调节冷热水温,直至两人唇瓣都退去青紫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把水给玩出花的小崽子又欢快地浮在澡盆里,蹬着已恢复血色的四肢,根本不了解方才经历过什么,也看得颜娧涌上了满腔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娧儿,外头热水管够,母妃准备了姜汁,小的喝不了加在水里泡着也成,别让父子俩受了寒。”于缨没将担忧放在脸上,细声和缓地交代着。

    “知...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开口的颜娧,一张口立即泄漏了哽在胸臆里的不适,并非脸上表现的冷静自持,门外的于缨听出异样也没有多问,有儿子在安慰媳妇儿的工作轮不上她,挥手示意随侍们带走了空桶,将空间留给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泡在热水里的男人探出长臂,修长的指节不舍地摩挲着香腮,那一瞬她的眸子里泛起了一阵雾气,此刻的她终于明白,心里的害怕早已淹没了理智,仅剩的倔强支撑着虚假冷然。

    这就是母子连心吗?

    方才想着要将他送往安全的后方,眼下马上就来个李泽考验她的判断......

    “没事了,都回来了。”承昀如星灿般的眸子绽着暖人的疼惜,温润低沉的嗓音透着安抚的气息,薄唇上勾着一抹澹然浅笑,从身与心都积极地安抚着妻子的不安。

    难过的垂眸回避他灼热眸光,蓄积已久的氤氲顿时化为珠泪滑落于浴桶,没见过的小崽子不停划着小手想接过那点点涟漪,自带喜感的崽啊!

    颜娧又是笑又是泪,仓皇转身再舀一瓢热水来掩饰情绪,反被安慰地玩笑道:“怎么...颠倒了。”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