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电子书 » 其他小说 »左手最新章节列表 » 第四十六章 薇儿指证贾光明(1)

第四十六章 薇儿指证贾光明(1)

文/自家作坊
左手 本章字数: 左手txt下载
    在尉市,有一家光明宾馆,本不大,工商在注册的时候审名不定。叫旅社,是商家客气。两层楼五间房,装修平平,有商家装胆大,就敢叫做光明宾馆。光明宾馆的前身是公安招待所。政府不得参与经营,招待所下放了,便成了光明宾馆,暗合了游人防范的公安意识。

    郑行中来到光明宾馆,他与山门里的尚下,卓天,李敌们切磋武功。他说:

    “听说卓天的武功高强,很久就想过来拜访,不知卓天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山门里圈的久了,养成了习惯,不在外人的面前显山露水。几乎异口同声地嘟囔说:

    “唔,是的吧。”

    郑行中看自己打不开话题,又调转了方向。他问尚下说:

    “你们在一起,都喜欢聊些什么?还是喜欢游山玩水,到处去转一转?”

    “来尉市七、八年了,尉市长什么样都不知道,还是这几天才出门去转一转。尉市不错,挺热闹得。”尚下开始讲话了,他说。

    “聊聊游河,还是聊聊大河的坝上公路,挺壮观的吧。”郑行中抓住机会和他们聊起来,他说。

    “在蜀中,我们村尚武,男娃子都喜弄拳脚。”尚下说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就听说卓天的武功厉害。”郑行中趁势捧了卓天,以便激起男孩们的好胜之心。他说。

    “其实,拳脚大都不论高下,强身健体罢了。我们谈得最多的是门派之争。旧社会,蜀中袍哥,多玩大洪拳,小洪拳便显得路子野了点。其实,其它的功夫也很多,只要学精了,都可以制人。我们闲暇时争来争去,从切磋到对打,从来都看不出哪个胜,哪个败,都差不多。”尚下说。

    看来尚下对卓天的功夫,内心里多有不服。男孩子都这样,好胜心强,不让对方打倒几次,心底里是不服输的。郑行中知道,有拳脚的男孩,只要谈起功夫,不由都想踢打两下,露它一手。他说:

    “下场走它一圈,露两手。”

    没等尚下反应过来,李敌耐不住性子了,从门里蹿了出去,边走边说:

    “憋都憋死了,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李敌伸臂踢腿,在院子里,折腾了好一阵子。郑行中觉得却像是长拳,又不是长拳的硬打硬攻。很多动作,都顺关节,得手可以把对手扔出去,或者摔倒,制敌尚欠火候。

    女孩们出来了,围着看。不知道她们懂还是不懂,间或还会惊叫喝彩。看来这帮人,在山门内闲得慌的时候,都是这样打发光阴的。薇儿突然喊着:

    “别光顾看人家的,那一位,你会不会?下场露一手。”

    郑行中现在还辨不清这三位女孩,谁是薇儿,他笑着说:

    “会拳脚的人气盛,你先告诉我你是谁,我再走一趟,让你们指点。”

    大家哄然大笑,薇儿跳进圈子里,她说:

    “都不要笑。说就说,说了你可得练一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讲起条件了。好,练了再说也不要紧。”郑行中说着,把衬衣下边的扣子解开,衣裳对襟的下摆系了起来,准备出场。

    “好,我叫薇儿,她叫媚儿,另外一位叫做琪儿。”

    郑行中下场,使尽自己的全部本事,把学来的功夫全套拿出来,诚心诚意地展现给大家。

    大家鼓掌,一片叫好声。行家看得出,郑行中不敷衍,不藏不掖,真本事全都亮了出来。拳品如人品,他们会拳脚的敬重郑行中的人品。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女孩子们看起来,郑行中的拳脚眼花缭乱,觉得很美,很耐看。薇儿和郑行中是对赌的人,她连忙拿出毛巾,让郑行中擦汗。

    现今社会,擦汗给纸巾,是再正常不过了。薇儿的毛巾,固然是宾馆公物。这条毛巾中,却足见其诚意。

    郑行中洗完脸,邀他们去排挡搓上一顿。还要了啤酒。一时间,郑行中和他们打得火热。当郑行中问起山门里的情况的时候,尚下认真起来了,他说:

    “山门里的事情,不可细说。”

    这帮人可谓训练有素。李顺已经命归西天,却仍然阴魂不散。现在他们还是守住山门的规矩不放。他说:

    “你们的老板李顺,已经被人谋害了,你们都不想报仇啊。”

    大家忽然顿住了,低下了头,没有人再动筷子了。

    卓天不在,没有人下命令,他们都习惯了山门的规矩,没有人说话。因为,他们不知道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沉默许久,薇儿不服,眼里似有泪花,她说:

    “不管,我要报仇。是他,当着李总的面把我拉走。李顺怕他。我现在不管了,他强暴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省纪委已经监管了他,如果叫你去作证,你敢不敢去?”郑行中知道她口中的“他”就是贾光明。在外边谈话,案子还没有论定。只有大家的心里明白,他也便着薇儿的意思,称贾光明为“他”。

    薇儿的泪水,从眼眶里滚落出来,顺着面颊往下流,她说:

    “现在,恩人不在人世了,我什么都不怕,我敢。”

    “薇儿,你可想好了。得有证据才行。他可狡猾得很。别到时候你证不住他,他反咬你一口。”郑行中说。

    薇儿看郑行中担心,擦了一把眼泪,她说:

    “他早就对我动手动脚的。我给恩人李总说了,李总说,他就是那样的人,忍忍吧。李总还说......。”

    薇儿显然是有所保留,她一时激动,差一点说漏了嘴。她打住了,不愿意接着往下说了。

    郑行中看薇儿中途打住,他便开导她说:

    “现在,我们得趁着省纪委这个东风,把仇报了。如果现在不说,省纪委如果把他放了,就凭我们几个,想报仇?那可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  薇儿有李顺的交代,不到万不得已,不可拿出绝对的证据。她在等待,等待李顺的死因。如果他李顺不测,必然是贾光明谋害。可是,李顺没有死在省城,而是在尉市的郊外。那里荒山野岭的,又下着小雨,是否与贾光明有关,她不确定。她现在复仇,是为她自己。自从贾光明强奸了她以后,她能感觉到,恩人李顺,便对她另眼相看,再也回不到以前了。薇儿恨贾光明,她要复仇,她有被贾光明撕破的内裤,上边有贾光明的精斑。她觉得这就足够了。克林顿就是被一条裙子上的精斑证死了。她不相信她搬不倒一个小小的山门金主。她说:

    “郑老板,你放心,我有证据,能证死他的。被撕破的内裤上,有他的精斑。可以化验。”

    这个薇儿,居然如此有心计。这个证据应该就是铁证。郑行中觉得,目前就缺乏铁证。有了铁证做突破口,其它的问题,省纪委会弄清楚的。他佩服薇儿的用心,不由叹了一口气,他说:

    “薇儿,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“山门里,哪个没有委屈?”媚儿也忍不住说:“李总给我们说,来山门只做服务员,什么都不做。我们两个的第一次都是被金主强奸的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现在也是没脸了,也不怕丢人。”琪儿气不忿,她也说:“第一次,我不从,他们不让我吃饭,不让走,饿我三天。后来李总给了我钱,钱很多,我屈从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敢不敢作证?”郑行中不由怒火中烧,他问。

    “敢”她俩异口同声,说:“我们只是人证,时间久了,其它的证据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尚下他们几个男孩儿都低下了头,面红耳赤。金主这么多的恶行,他们的心里清楚,他们无意间都做了帮凶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得去作证。”郑行中对尚下他们说。

    “反正事情都说白了,公安局又不让我们走。去作证吧。作证也许会减轻一些罪孽,将来会判得轻一点。”尚下说。

    郑行中觉得这件事实在。看他贾光明怎么说。强奸,人证、物证具在。以此案件突破,贾光明犯法,往后的恶行,省纪委的人员自己会慢慢寻索。到了省城,郑行中详细陈述了山门的情况。左成俊他们都觉得,此案了得,政府高官,以权势欺人,强奸妇女,这罪名也够让贾光明去坐几年的。

    省纪委专案组得到尉市警察的汇报。找贾光明谈话。提到他曾经有过强奸的问题。

    贾光明沉思。李顺死了,知情人都死了。应该没有什么对手了。即便是有,也是罪名昭昭,查无实据。有强奸,这又是哪里出来的一支暗箭。他想不到对手应该是谁,防也无从防起。他诚实地回答:

    “贾光明刑警出身。为人线条也比较粗,会犯不少的错误,但是,强奸,是绝对没有的事。”

    省纪委的同志,没有接他的话茬,招手唤来了薇儿。

    薇儿的出现,让贾光明惊出一身冷汗。这个李顺阴魂不散,居然还留有后招。他和薇儿睡过,那不能叫做强奸。这群女人,他们挣钱,挣的就是出让身体的钱。看看吧,看看这个薇儿,到底能拿出什么证据。如无确凿的证据,绝不认账。假如有一点什么证据,那只能说明他贾光明犯过错误,说小了,是不检点,纪律问题。说大了,狎妓嫖娼,按重一点说,双开了事,丢掉一世清名。他想透了,他等着眼前的这个薇儿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一位认识吧?”省纪委的同志问贾光明。
上一章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下一章